典型案例

四川省雅安市委原书记徐孟加案件警示录

来源:不详    作者:佚名    阅读:6471    时间:2015-09-08 10:10:00

“一箭三雕”,“射落”的却是自己

——四川省雅安市委原书记徐孟加案件警示录

落马后,徐孟加“一箭三雕,顺手牵羊”的贪腐术逐渐浮出水面——

通过哥哥徐布加引进企业在雅安“投资”,既能完成招商引资任务,又能凸显个人政绩,还可以“安全可靠”地谋取利益,此所谓“一箭三雕”;

由利益代言人徐布加与老板打交道、收好处,自己不出面,只“暗中”使劲,“闷声发大财”,此所谓“顺手牵羊”。

人们惊讶于徐孟加的工于心计,也为他被及时查处感到庆幸。办案人员告诉记者,如果没有被及时查处,按照徐孟加和老板们的约定,他将获得上亿元的好处费!

既想当官,又想发财;无视纪律,玩弄权力,徐孟加处心积虑,妄想“一箭三雕”,结果是“招商”一场空,“政绩”倒扣分,所谓“安全”更是一张通往监狱的“单程票”,毁了自己,也害了家人。

20141231,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徐孟加受贿、滥用职权案作出一审宣判,数罪并罚,判处其有期徒刑16年,彻底终结了徐孟加的贪腐迷梦。

1 好“争斗”,唯我独尊背离原则

徐孟加忏悔书:这些年来,自己随着攻坚克难的成功、升迁的顺利,人开始飘飘然了,自认为政治上炉火纯青、驾轻就熟了,自以为是一贯正确了。

案情回顾:徐孟加1957年出生,四川省宜宾市人,19756月参加工作,曾任四川省水产局局长、攀枝花市委副书记等职,20066月任雅安市委书记,201311月被免职。

成长于“文革”时期的徐孟加,思想里有抹不去的“斗争”意识。在雅安,他的独断专行、好斗恋权众所皆知,班子成员关系不睦到公开化。

“徐孟加在雅安的口碑很不好,很多人提起他就摇头。”办案人员告诉记者,在雅安,徐孟加以“老大”自居,重大项目决策、重要人事安排都是自己说了算。一方面不允许他人发表不同意见,对一些坚持原则、敢讲真话的干部进行打压排挤;一方面,搞山头主义,对自己圈子里的人极力关照,委以重任。

“不听他的话脑袋要被敲烂。”一位熟悉徐孟加的雅安干部表示,徐孟加性格“强势”,工作方式简单粗暴,动不动就训斥部下,甚至曾在全市干部大会上公开指责时任市政府主要领导。

徐孟加时期的一名县委书记清楚地记得,一次因为没有完全满足徐孟加“关照”一名老板的意思,徐孟加大发雷霆,高声责骂。“此后他以各种名义说我们县工作没做好,还曾想调整我的岗位。”

“徐孟加的口头禅是‘你们说的那些都不对’,在班子会上常讲‘雅安的情况我最熟’。”雅安市一名干部告诉记者,徐孟加场面上的事做得很到位,民主集中制“走形式”走得像模像样,实则大权独揽,“他经常越过分管领导指挥下级,把市政府该干的事都干完了。”

点评

徐孟加名利心重,名节心弱;功利心重,事业心弱。他自命为“有一定理论基础和实践经验的优秀领导干部”,极为自负,但他的品行显然没有达到这种程度。

徐孟加主政雅安七年多,干部噤若寒蝉。他对己宽容,对人严苛,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完全做不到,要求别人不做的自己首先去做,是典型的“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”。

徐孟加长期唯我独尊,背离组织原则,脱离群众监督,为他日后的贪腐埋下了隐患。他从一开始的做事不讲规矩、不论程序,到随心所欲破坏政治纪律和组织原则,没有人敢提意见,最终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

2 贪念起,“一箭三雕”底线沦丧

徐孟加忏悔书:表面上看,我是由抓发展、抓政绩、抓形象才走到帮亲哥哥、为自己谋私利的错误道路上的;本质上是自己起了贪心才去帮亲哥哥,才去抓形象、抓政绩、抓发展的。

案情回顾:随着年岁日长,徐孟加内心的不安全感越来越强,特别是就任雅安市委书记一段时间后,达到了顶峰。

“年岁不饶人呐,从政的时间越来越短了,进步升迁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了,自己清廉表率做了一辈子又讨了个什么好呢?”徐孟加不断自问。

他越想越觉得不安,现在是市委书记,走到哪里都是鲜花和笑脸,要是哪一天退了呢?物价越来越高,养老与养儿要支出的地方也越来越多,退了以后怎么办?权力没有了怎么活?

徐孟加陷入了焦虑中,一方面,他对金钱越来越渴望,另一方面他又不敢直接伸手。也就是这个时候,经哥哥徐布加介绍,海南某公司老板彭某来到雅安“投资”。

彭某表示,准备投资将名山县百丈湖打造成高端度假旅游区,同时在雅安市和名山县城搞房地产开发。

徐布加和彭某的到来,让徐孟加“灵机一动”,一个权力套现、“一箭三雕”的主意在他脑袋里逐渐成形。

特别是2009年前往彭某公司考察后,更加坚定了徐孟加的想法。这次考察中,彭某无意间说道:我和你哥哥同时出道搞房地产,我胆子大,抓住一两次机会就发了,而你哥呢,怕这怕那,到现在还是高级打工仔!

这句话让徐孟加大受刺激,他这才知道哥哥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风光,心里非常难过,下定决心要用手中权力帮徐布加一把。

“既然彭总要来投资,那么我哥哥可以跟他合作,我就可以找准这个机会帮我哥哥一把,帮我哥哥做大。同时呢,我自己也会有利益。”徐孟加落马后忏悔说。

点评

一位哲人讲,财富是物化的不安全感。徐孟加走上贪腐之路,一个重要原因是内心深处的不安全感和不自信。他对于手中的权力缺乏安全感,认为“权力是一时的,而发财才是一世的”;对未来、对自己不自信,不知道失去了权力,自己还能依靠什么,还能干成什么。大自然中,老鼠过冬的时候,出于对寒冷和未知的恐惧,会尽可能地寻找食物,储存起来,以备寒冬。徐孟加的行为就像过冬的老鼠一样,趁手中还有权力,疯狂地攫取财富,以消除自己对未来、未知的恐惧。

从这里也可以看出,徐孟加精神上“缺钙”,早就得了“软骨病”。他没有坚定的信念,在他看来,廉洁无关操守,与好处直接挂钩,一旦廉洁不能给自己带来好处,就弃之如敝履。他的堕落可以说是理想信念“总开关”出问题的必然结果。可笑的是,他贪婪如硕鼠,还企图借“一箭三雕”逃脱党纪国法的惩处,结果只能是身败名裂。

3 步步错,“顺手牵羊”不择手段

徐孟加忏悔书:贪念一起,就像一根绞索一头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,一头由不法奸商牵着,身不由己,听商使唤。他要地,给他;他要低价,低价;他要贷款,协调……他抓住了权钱交易的纲,为所欲为,步步紧逼,把不法利益做到最大化;而我亦步亦趋,处处服务,周到不已,尽管自己在心里一直宽慰自己说:就这一次,只这一次。

案情回顾:徐孟加兄弟俩,在贪腐时各有“分工”。一般由徐布加介绍老板来雅安,具体和老板谈条件、收好处,徐孟加出面为老板项目疏通关系,沟通协调。

在徐孟加看来,自己从不与老板搞交易众所皆知,“抛头露面”的都是哥哥徐布加,自己只是“顺手牵羊”,非常“安全”。“出了事与我无干,我哥不会出卖我;得了好处我哥不会少了我。”

办案人员告诉记者,老板许诺好处后,徐孟加一是极力向有关部门、区县推荐这些项目,让其能尽快落地生根。二是频繁找当地领导干部过问项目进度,并安排有关部门服务推进。三是项目遇到问题,不仅安排自己的心腹出面,甚至还多次亲自出面协调解决。

以彭某为例。2009年上半年,彭某提出,要开发百丈湖须以低价获取名山县陈家坝140多亩土地用于房地产开发为条件,同时许诺事情办成后,将该房地产项目税后利润的10%送给徐孟加兄弟。

对此,徐孟加“怦然心动”,他多次向名山县委书记、县长等施加压力,要求全力支持彭某在名山搞开发,加快和彭某合作,直接干涉陈家坝的土地出让,稍不如意,则高声责骂。

但同时,徐孟加又对彭某不放心,他明确交代徐布加:“要明确和彭某之间的经济利益关系。”意思是忙不能白帮、要有实实在在的好处。

对徐孟加的贪婪和谨慎,彭某深有体会,他表示:“徐布加是徐孟加的利益代言人,向徐孟加提符合规定的要求,他都不会当面回应,何况违反规定的要求。违规的事只能通过徐布加向徐孟加提出,徐孟加再通过徐布加给我回话。”

截至案发,徐孟加兄弟已收受彭某财物折合人民币423万元(其中,未遂150万元)。

在徐孟加的“强势”干预下,彭某的公司以每亩43万元的价格获得了陈家坝这块土地。案发后,经专业房地产评估公司重新评估,陈家坝土地价格当时应为每亩66万元。由于徐孟加的违纪违法,造成国有资产损失达3000余万元!

点评

徐孟加被贪欲迷住了心智,被老板牵着鼻子走。一事当前,他只看对自己有没有好处,只要有利益,底线可以一退再退,规则可以一改再改,至于是否违反党纪国法,是否造成国家损失,根本不重要。

徐孟加对党纪国法直接无视,以“帮哥哥”为幌子,将自己的贪腐行为合理化,以此缓解贪腐后内心的紧张。他一边以“举商不避亲”自我安慰,心理上不断原谅自己的丑行,为自己壮胆;一边行动上任意妄为,不断突破纪律防线。眼见触犯了党纪国法,似乎真的没有人发现,他越发觉得自己高明,也就越发肆无忌惮,最终亲手掘下了自己的坟墓。

4 丧钟响,人去方知政声狼藉

徐孟加忏悔书:所谓利令智昏,就是一杂入私利,就使人站不住,自己一辈子锤炼形成的党格、官格、人格被“贪”牵着鼻子走,让人迷失掉人生的方向。陈毅元帅的“手莫伸,伸手必被捉”诊断是千真万确、万确千真的。

案情回顾:和彭某“合作”尝到甜头后,徐孟加一发不可收拾。

办案人员告诉记者,此后,徐孟加滥用职权,违规干涉多个项目,与5家项目开发商约定“事成之后”拿项目税后利润5%10%的好处费,造成国有资产损失1亿多元。

截至案发,徐孟加伙同徐布加收受提成款、公司干股、车辆等钱物折合人民币548万元。

“一把手权力高度集中,一旦经不住诱惑,一旦失去制约与监督,一旦有私念哪怕是一闪念,就会造成很大伤害。”落马后,徐孟加忏悔说,“(自己)丑陋无比,羞愧难当,追悔莫及!”

“领导干部在一个地方任职久了,容易出问题。”办案人员表示,徐孟加长期在雅安任主要领导,俨然是“土皇帝”,内心没有丝毫对纪律的敬畏意识。这警示我们要重视对领导干部的轮岗和交流,防止人熟地熟,一手遮天。

徐孟加是雅安撤地建市以来,任职时间最长的市委书记,也是第一个被查处的市委书记。他在雅安任职多年,本该受人尊敬,但主政期间雅安“山河依旧”,让他的政声并不好。徐孟加被查处后,雅安市部分干部群众放鞭炮、拉横幅庆祝。

“客观讲,徐孟加还是做了一些事。他在汉源移民和维稳问题上,是倾注了心血的。”徐孟加的一名同僚表示,但从整体看,徐孟加主政期间,雅安可以说是发展停滞、民怨积累、官场生态恶化,作为一把手的徐孟加对此要负主要责任。

点评

组织和人民让徐孟加担任雅安市委书记,对他寄予厚望,但徐孟加辜负了这份信任和重托。主政雅安7年多,他不仅没有带来大的发展变化,反而滥用职权,谋取私利,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。采访中,雅安的干部群众提起他直摇头。他落马后第二天就有人放鞭炮、拉横幅庆祝——这对一个为官者而言,何其可悲!

市委书记位高权重,廉洁与否、实干与否直接影响一个地方的发展。徐孟加是市委书记腐化堕落的典型,这起案件中,只要他想用权,辖区内无人能制;只要想逃避监督,辖区内没有人可以有效监督。

从该案看,当前,迫切需要解决市委书记权力过分集中的问题,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;迫切需要解决市委书记监督难的问题,严明纪律和规矩,让监督如影随形;迫切需要解决决策不透明的问题,让阳光照进决策全过程,杜绝暗箱操作的空间。

“手莫伸,伸手必被捉。”徐孟加的“倒下”,再次证明党纪国法是带电的“高压线”,党员干部如果心存侥幸、置若罔闻、我行我素,徐孟加就是前车之鉴。(本报记者李志勇)

回到顶部